繁花若海

更文?不存在的

【云景合志本宣】

頋陌深:



经过我们的调查问卷,我们决定采用精装。



预售将于明天(十月九日)晚八点开始,定金35软妹币,尾款15r+邮费于发货前补。定金前十交付赠亚克力挂件。


有兴趣的欢迎来群里询问。






云景同人合志调查

🙆🏻🙆🏻🙆🏻哇哦

雪名:

O3O 印调 ,好孩子例行转发。


澄凝之境:



 @頋陌深   @629918374   @雪名   @繁花若海   @诺语沐零   @萌萌要开心   @王二姑娘  @云景大旗扛起来!  @King_铉  都给我动起来


刊本信息


刊名  《徐风定云景 可爱不可名》


出品  为了防止世界被毁灭


CP    云景/云景衍生


尺寸  A5/300P+


字数  30W+


性质  同人小说合志


收录内容


小说


1.幸福终点/合著


2.我应如是/王二姑娘


3.枕上温柔刀/王二姑娘


4.暮雪白头/雪名


5.怂字的正确写法/雪名


6.封云工作室的小秘书聊天群/给我一盆水煮鱼


7.世界之大,唯你而已/无果的期盼


8.故事细腻/繁花若海


9.茶几play/萌萌要开心


10.练功房play/澄凝


11.暗夜流光/无果的期盼


12.灯火阑珊里相依相偎/頋陌深


13.骨哨/能能


14.华胥引之半世离/繁花若海


15.金风玉露一相逢/頋陌深


16.梦/夏铉


17.萨摩求爱记/頋陌深


18.思美人/澄凝


19.他比烟花寂寞/澄凝


20.听说你暗恋我/给我一盆水煮鱼


21.异朽阁之美人公子榜/无果的期盼


插画


1.灯火阑珊里相依相偎(绘画:鬼鬼)


2.思美人(线稿:陆年年 上色:小萤雨)


3.异朽阁(线稿:冬锦 上色:小萤雨)


3.云景(线稿:陆年年 上色:小萤雨)


校对  Lico、 糖年糕


封设  戴闲


题字  顾长宁


排版  阿蝠


赠品  云景钥匙扣、 明信片 


概念图如下(对 这是本砖头)





赠品还在商讨中


价格要根据人数来定,希望控制在50R左右


给这个圈留个纪念品


有意向者留言




岁岁与君好✅

我的狐狸未成年(五)

毫无文笔

短小

大概已经不会写文

内含K莫衍生 不喜勿点

重度OOC?

 

-------------------------------

 

厉逍刷着微博的手差点没被柳艺尖锐的美甲刮破,对方瞪着他手机上的微博热搜一阵大骂:“靠!你哥也太不要脸了吧!造这种谣言!他就不怕以后生个儿子没屁眼?”

 

类似‘云修打人’这种营销号炒作出来的假消息真的是见怪不怪。也只有柳艺这种傻大姐在娱乐圈活了小半辈子还能时刻真情实感。厉逍伸伸懒腰,不再计较柳艺刚才的鲁莽,手肘捅了捅她的胳膊:“要不要楼上看看?”

 

言外之意就是听人墙角咯。柳艺匆匆擦掉嘴角吃剩的残渍,心照不宣的跟着厉逍跑到别人家主卧。

 

但当真这种无节操的事被发现的话柳艺可能会被云修剥夺进他家门终生。厉逍却是无所畏惧。封景不给他面子,他云修嫂能不顾忌他ESE少爷的身份嘛?

 

所以当这两人摸到房门口想了解进程的时候,屋里却是长时间的安静如鸡,几乎半个小时才传来一声轻微的‘啪嗒’声。

 

“这两人不会是已经完事睡着了吧?”柳艺趴着门缝使劲往里看,转过头想和厉逍说话,门缝忽然开大,房间里温暖的光线照射出来。随后她的脸磕在了地毯上。

 

“我靠...”

 

......

 

还想吐槽的话被封景的眼刀逼回肚子里。

 

“厉逍。”

 

Emmmm...这大概跟我没什么关系。厉逍在心里默默的把锅丢给柳艺。

 

“听说你想让我做你的经纪人?”

 

卧槽我的哥你该不会是真傻了吧。厉逍终于松下一口气,胳膊往封景脖子后面一揽,半靠在他身上调戏:“我就知道封总的眼光~放着我这块美玉不去雕琢可是你和云修最大的损失~”

 

“好。既然你这么想做我的艺人,接下来我就告诉你近三天的工作安排。”封景穿着简单的居家服,说话的样子依旧带着优雅的气场。

 

“今天下午四点半,封云工作室新人会议。

下午八点,和封云签约。

  晚上十点,议事园酒店约见新戏的导演。

  明天早上五点,约了永恒杂志社记者给你做专访。

  上午十点半,去品优娱乐的剧组做一个客串。

  中午十二点,永恒杂志社拍一期他们的封面照。

  下午一点半,与皇冠集团的音乐制作人吃饭。

  柳艺这几天有一部宫廷剧,我已经和袁宇说好了,你抽空再去试镜,如果拿不到男三以上的角色可以直接拒演。”

 

“喂喂喂!你拿我们袁氏当什么啊!给你个男三还嫌弃!”柳艺揉着半边疼的脸也没忘了自己公司的利益。

 

厉逍翻着白眼差点没当着封景的面发飙:“安排的这么紧凑!还有那什么五点的专访,哪个神经病记者五点过来搞专访啊!”

 

“原本我安排了你明天中午拍完杂志就去做专访的,可是为了争取更好的资源,品优娱乐和皇冠集团分别约了我上午和下午的时间。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么今天下午你和封云的签约连着后面的所有安排其实都是可以取消的。”

 

这做法,简直和他那个不靠谱的嫂子秦楚剥削ESE练习生一样可怕。厉逍看着云修走到封景身后,大概这两夫夫联合起来骗人呢。什么封景失忆了?封景现在有半点失忆的样子?怕不是故意整他跑来封云做苦力哦。

 

闹完这一出,柳艺和厉逍终于是各回各家了。云修看了眼手表,时间显示还早。他知道封景的事业心。所以他在房里和封景说了他们刚刚起步的工作室,以及客厅里那个心心念念想要加入封云的小霸王。他很开心封景能这般听话的配合他。所以但凡封景有一丝后悔,不想干经纪人这件苦差事,他会立刻为厉逍配备最好的经纪人,然后带着封景挑选他喜欢的剧本,全力支持他重拾做演员的资本。

 

 


给我一个背影 我想记住你

k莫吃的真饱,大概很久都不用产我们家那两位的粮了科科科😋😋😋

仿佛是一只遗落凡间的三尾白狐

我的狐狸未成年(四)

女神生日快乐!赶在0点之前!!@云景大旗扛起来! (大概只有生贺才会更文的懒惰的我Orz)
——————————————————


历逍现在有点怀疑人生。怀疑自己放着好好的ESE小少爷不做跑来给云修封景当司机。他眼珠转一转,想着自己活这么大也没吃过亏,便伸了伸脑袋和云修商量。

“你把我哥打了,明天肯定要上头条的。”

杜云修抬起眼眸回应他,又继续照顾封景:“没关系的。”

“其实只要我一句话,我哥也不会对你下狠手。”厉逍悄悄把车速降低,和云修交换买卖,“你劝劝封景,就让他收了我做封云的艺人呗。”

后座的封景瞪了他一眼,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开快点。”

“封总~我哥到底对你做什么了?您下手这么狠。”厉逍坐在驾驶位摇晃着脑袋漫不经心的开车。云修说封景好像失忆了,但他也不是不记得自己是谁。记得厉睿,也知道厉逍,知道ESE。似是独独忘了云修。

后座的杜云修抓着脑袋想不明白,又被身边这只黏人的小狐狸揪着衣袖不放手。他叹了叹气,自己不就是和封景求了个婚,滚了个床单吗?

到家的时候,封景一副这房子我最熟的姿态,乖巧的等待云修打开房门,第一个跑进去,路过客厅和穆兰说了句‘阿姨我回来了’,然后蹭蹭两下进了卧室,关门之前不忘丢给楼下的云修一句:“还有粥吗,我好饿。”

“嗨!这个死神经!当我是空气啊!”柳艺顶着乱蓬蓬的发型叉着腰冲楼上喊。

“你怎么来了?”杜云修脱下外套,系上围裙洗了手,隔着厨房问她。

“封景的事我都听伯母说了,本小姐是来给你支援的。”柳艺二郎腿一翘,瘫在沙发上回答,“听你的描述,封景只记得他16岁之前发生的事情,像是一下子穿越到了未来的十几年,对现在的人和事物一无所知,他这是受了刺激才会变成这种状态的。”

柳艺将茶几上洗净的葡萄一颗一颗的往嘴里送,杜云修隔着厨房热粥,努力回想着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

“或者说,他太兴奋了。”柳艺匆匆吞下最后一颗葡萄又补充道,“你最近都干啥了,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

厉逍也跟着坐在旁边,一副听戏的状态。

“我…我没干什么啊。”杜云修经过深思熟虑后还是选择了其中一个坦白,“昨天晚上我和封景求婚了,然后今天早晨起来他就变成这样。”

“求婚也算受刺激?”厉逍差点没把刚刚喝进胃里的水再吐出来,“那估计这世界上没人敢求婚了。”

“有什么方法能让他恢复?”杜云修赶紧转移了话题。

“本来就很罕见的!”柳艺急着反驳厉逍,从包包里翻出一本电影宣传册,“这部电影就是说的封景这种情况!因为过度兴奋和刺激而导致患者回到未成年状态,想要解决就是让他再受一次同样的刺激,云修,你再去向封景求婚呗,说不定他就回归正常了。……呸!他什么时候正常过!”

杜云修听的云里雾里,大概也听懂了一些,他心猿意马的点点头,想着封景这个时候还有点排斥他,让他怎么能再顺利求婚一次呢。

“杜云修!我饿!”

“啊!来了!”

穆兰又从厨房端来一大盘西瓜,客厅的一众吃瓜人看着杜云修这个劳碌命忙上忙下的伺候封景,柳艺气的直摇头,“当初我怎么就看上他了?”


卧室的灯光打的很暗,窗帘也被封景拉的严严实实,这只受惊的小狐狸抱着后援会送给云修的抱枕静静的看电视。杜云修端着粥轻身走到他面前,目光随着封景落在屏幕上。

放的是《花样》。

“哎,那人是你哎。”封景忽然打破沉默。

“嗯。”杜云修回应道,把粥端到他面前,“现在喝吗?”

封景动了动上半身,发现有些累,挑挑眉向云修撒娇,“自己吃不舒服。”

“好~喂你~”杜云修笑眼瞬间绽开,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送到封景的嘴边,“不烫的。”

“哎,你真的是我老婆吗?”封景喝下一大口带肉的粥问道,“这个房间我很喜欢,床也软。”

杜云修停止了喂食,义正言辞的教育封景,“我不是你老婆,我是你老公!我是攻!”


…………………………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字,反正就想卡在这个地方~

我的狐狸未成年(三)

修改...

--------------------------------------------

“厉总…云修在楼下站了很久了。”

封景翘着二郎腿坐在厉睿办公桌对面,七八本白皮书排列在他面前,点点手指,慵懒的叹了口气。

“他还有脸来?”厉睿冷哼一声,摆摆手叫助理不用在意,“他爱站多久站多久,不用管他。”

“好的厉总...”

大概是老天也听到他每晚念着假若云修惹恼封景,他们一拍两散,兔死狗烹,分道扬镳的臆想……

“这些都是ESE现存的最好的资源,你要是有喜欢的,可以拿去,这次全凭你做主。”

“剧情怎么这么老套啊,编剧的水准也大有问题,没一个喜欢的角色!”封景不满的合上那些杂七杂八的剧本,酸溜溜的说,“还以为你说的什么什么,娱乐帝国,有多档次呢。”

厉睿疑惑的看着他:“你要演戏?”

“不然你以为?我来这破公司是给你打杂的?”

“你想复出?呵~”厉睿笑着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公司还有很多新人都等着你培养,你就乖乖听话,把他们训练出来就好了。”

这个昨晚在酒吧替他打架出气的人,举着酒杯邀请他加入ESE的人,说着一堆梦想和空话,是让他躲在银幕后面做一个培训师?

封景推开厉睿搭在他肩上的手,靠在椅子上仰望他:“这位大哥,我什么时候说我来ESE是要带你们家的新人了?”

“你不是和云修分手了才回到我身边的?我知道你喜欢演戏,可是你们那个小工作室能接到什么资源?封景,你想为工作室争取资源你当然要听我的安排!只要你回来继续做你的经纪人,我可以考虑把封云收到ESE旗下。”


哦,厉睿不提封景差点忘了,那个站在楼下等他出来的云修。

可是他只是第一次见到云修,为什么所有人都说他们在一起了或者在一起过?


杜云修仰着头看向厉睿的办公室。那间房门紧关着,不知道里面的人在谈论什么。

“呦!这不是云修嘛!”被来人重重拍了一下肩膀,杜云修回过头。

“怎么今天有空大驾光临?”厉逍玩弄着手上的乐谱,懒洋洋的问。

杜云修轻轻的点了点头,朝他一笑。

“封景不会也来了吧?”厉逍问。

“嗯。”

“啊!你们是不是!在和我哥讨论让我进封云的事啊!封景同意做我的经纪人了?”

“封景他……”

“我就知道!封景眼光这么好怎么可能不选我!”


杜云修露出淡淡的笑容回应他,不忍打断这个少年的喜悦。目光开始游离,又落回了厉睿的办公室。

“哎,你干嘛一个人站在楼下啊,走吧,跟我去看看他们谈的怎么样~”历逍的手臂亲昵的勾上云修,似乎忘了厉睿和他们之间还或多或少存在着不愉快。

“历逍。”云修拉过他的手臂停住脚步:“封景好像,很想回ESE工作。”

“恩~”少年点点头,更加确定云修和封景已然与ESE冰释前嫌了,“那很好啊,封景本来就是要做我的经纪人的。”

“可是封景他...”杜云修的话突然被楼上一阵吵闹打断。

 

“滚!变态!”封景捏着拳头撞开办公室的门,厉睿从后面跟过来,脸上带着些许伤痕一把拽住他,“我知道你会回心转意的封景!只要你开发布会,只要你认错!”

“我去,什么情况。”历逍看着楼上的两个人纠缠,身边的云修早已跑到楼上的办公走廊。

“封景!”杜云修长腿一迈,跑到封景身边。

“封景,有些话我们到里面说。”厉睿拽着封景的手腕不松,想把人拖回办公室。

“厉总!请你放开!”杜云修握住厉睿的手腕,将封景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厉睿愣了愣,瞪着眼睛呵斥:“云修,你敢这么对我?”

“厉总,请你放开封景!”杜云修淡淡的声音又重复道。

“你别以为你离开了ESE,有了封景的庇护就能一飞冲天,只要我想,一样能动用大半个娱乐圈封杀你!”厉睿甩开杜云修的手威胁着,“今天封景主动来找我,就说明他已经放弃你了,你真以为封景对你有感情吗?脱离了ESE,你什么都不是!”

封景试图挣脱开厉睿,却依旧被这人拽的紧紧的抽不开身。加之刚才他在办公室企图对自己动手,封景心中恼火,随手拿起走廊边放置的观赏盆栽,毫不客气的砸在厉睿的脸上。

“砰”的一声巨响。

杜云修没来得及反应,错愕的看着封景。

“卧槽!”历逍在楼下看着这三人,感叹着性情大变凶残异常的封景,一边捂了捂自己的脸。

“你!”厉睿龇牙咧嘴的爬起来瞪着封景,鲜血几乎是从头顶流下的。所幸现场没有什么人。可封景让他如此狼狈,他也绝不会放过这个嚣张的人。

厉睿挣扎着,想还击封景,巴掌还未落下就被杜云修挡在前面制止住:“厉总,您还是先去医院吧!”将已经有些晕沉的厉睿推回墙边,双臂揽着封景带他离开了ESE。

 

“那个谁,快点叫秦总监过来,送我哥去医院!”历逍朝着工作区域大喊一声便跟着云修跑了出去。